你看不见我

请点开 👇
这里是青河
凹凸杂食!不吃任何乙女向!主食安雷
[强强的安雷安也可以但最好不逆]
all瑞
[不逆,目前只吃的下雷瑞嘉瑞金瑞]
目前只产安雷[其实我只想白嫖]
目前在学习画画中,会加油的![虽然现在在白嫖并没有画正经东西……]

嗯,久违的发张鱼,觉得现在除了摸鱼还是摸鱼,是和群里一起脑的奶牛狮![私心画成小男孩了,小男孩万岁!]

[安雷]天堂塔

*小学生文笔,是第一尝试写文
*大概是西幻类的吧
*恶魔安×皇子雷
*ooc会有
*建议配bgm《卡西莫多的礼物》一起食用![我不会弄链接……]


夜晚云缓缓散去,月光照亮高塔,这座塔屹立在山腰处,旁的建筑以破败不堪仅留有一坐孤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传说这里曾有做宏伟的宫殿,里面住着国王与他的臣子们,年轻貌美的王后为国王诞下一个可爱的小王子,他紫色的眼眸宛如夜空中的繁星,明亮又深邃。

一天宫殿里来了位老妇人,自称是能预知未来的女巫,她说小王子天生带有诅咒是恶魔的转世,只有除掉王子才能接触诅咒,免去灾祸,国王听了很愤怒,将妇人吊死,而从那天开始,当夜晚降临,总有猛兽的嚎叫声从王子的房间传来,侍女,巡逻的士兵,一个个离奇的失踪,宫殿上下人心惶惶,有的人说是受到了女巫的诅咒,有的人说是王子变成了恶魔,夜晚来吃觅食了,而国王则是不相信然后将这些人一一吊死,但到了最后连王后都失踪了,国王感到十分恐惧,最后讲王子禁锢在了高塔之上,而后不久,瘟疫在了宫殿中散播,所有的人都死了,除了在高塔之上的王子,而之后哪里在也没有人去过……

一个14,5岁的少年站在窗前,他的脚上拷着脚铐,一条长长的铁链连着床尾,不过即使没有这一层束缚也走不出去,门被封上了,除了门上的小口,但它仅仅是一个只有一块方面包大小的小口,每天都有人从那个小口处塞些食物进来,不过只有些少的可怜面包和一杯水,后来连水和面包都没有了,小王子透过栅栏向外望去,今天的月光很亮,即使不点灯也可以看得清房间内的一切,虽然房间本来就不大。雷狮回头看向桌上摆满的食物,有一整只烤好的鸽子,还有涂好了果酱的面包,冒着热气的汤,以及新鲜的水果。的确有段时间那个小口再也没有人塞进来过面包和水,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每天都有一桌丰盛食物,从未断过,往往是雷狮一觉醒来后那些东西就在哪里了。开始雷狮以为是有人趁他熟睡的时候送了进来,但是想想,那些送水和面包的侍卫从来不会和他说话,更别去指望他们准备这样丰盛的食物了,往往是将东西塞进来后就不见了踪影,除了食物,还有每天熨好的叠的整齐的衣服放在床头,连洗漱的水也准备好了,床头的花瓶还插满了鲜花,雷狮曾经尝试过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,但第二天醒来时房间已经恢复成整齐的模样,为了一探究竟雷狮决定守着不睡,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每天为他准备好这些的,但是最后都耐不住睡意,昏昏睡去,第二天早上起来又是从前一样,为他准备好了一切,而今天,雷狮睡了一下午,养足了精神,没有丝毫睡意,他走到桌前坐下,他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那些食物就像是刚刚做好的一样,冒着热气和香味,但是比起饥饿,雷狮更想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。

云再次飘过,遮住了月光,屋内变得昏暗了些,当室内再次被月光照亮时,雷狮的对面,那块穿衣镜上的布掉了下来,清晰的倒映着房间内的人与物,雷狮向镜子走去,镜子里是自己的模样,雷狮看着镜中的自己,感觉镜子里有种魔力吸引着自己,雷狮缓缓抬手伸向镜子,在触碰到镜子的一瞬,镜面如水面般,向周围荡起一圈圈涟漪,雷狮的手与镜中的自己紧紧相握,接着他感到一丝恐惧,向后退去,而镜中人的手没有放开,从镜中走出来一位棕发的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,他睁开眼,绿色的眼就如哪面镜子般吸引着人,让人无法移开注意力,他开口道:“晚上好,我的小王子”。

屋内,雷狮与那个男人坐在桌前共进晚餐,那个男人自称是住在镜中的人,叫做安迷修,说是雷狮的到来唤醒了他,他为雷狮的境遇感到惋惜,食物还有那些东西是他为雷狮提供的,雷狮看着安迷修,他已经很久没有与人交谈过了,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“镜中人”,安迷修注意到了雷狮的窘迫,冲雷狮微微一笑道:“是食物不和你的胃口么,这只鸽子的肉质很鲜美,我以为你会喜欢……”“你为什么要帮我。”雷狮开口打断他道,安迷修依旧保持的那样的微笑,放下了餐具,将手交叠撑在下巴处:“因为你让我不再孤独。”这样的理由自然自然不能让雷狮信服,他眼睛微微眯起,向安迷修投去怀疑的目光,安迷修则不在意,起身来到雷狮的身旁,从衣兜里抽出丝帕为雷狮擦去嘴角的酱汁,“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我确实没有过想要害你的意思,你所受的委屈我都能理解。不过现在,我的小王子……”安迷修抚摸的雷狮的脸颊,眼里是无尽的温柔,“你该去睡觉了。”

雷狮眼皮开始打颤,一股睡意涌上来,渐渐睡去。雷狮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奔跑在草地上,暖暖的阳光撒在脸上,微风轻轻拂过他的脸颊,带来一阵花香,雷狮从未这样感到自由,快活。 当雷狮醒来时,床边依旧摆放好了叠的整齐的衣服,还有鲜花,脚上的锁拷以不见了踪影,食物的香气从餐桌那飘来,屋内没有其他人,镜子还拜访在哪里,那块盖镜子的布被整齐的叠放在一旁,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是梦境一般,但是雷狮知道那不是梦,那个人轻抚自己脸颊的感觉,还有那双绿色的眼睛都在雷狮脑海中清楚的展现着,告诉着他那不是梦,雷狮有些开始期待和安迷修见面了。

夜幕再次降临,这次雷狮在屋内点起了灯,他坐在书桌旁桌上堆着着几本书,窗外下着大雨还伴随这阵阵雷声,安迷修端着茶和点心从镜中走了出来,将东西摆在一旁,“我想你应该需要这些。”说罢为雷狮倒好一杯红茶放在他旁边,雷狮放下手中的书,拿起茶满满品起来。

他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位来自镜中的人,安迷修只有晚上才会来,他会在黎明前为雷狮准备好食物,还有那些物品,孤塔上是没有书的,书也是安迷修应雷狮要求带来的,都是些冒险家的故事,雷狮向往那些人,他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去自己想去的地方,而自己只能困在着高塔之上,他曾经也想让安迷修把自己带出高塔,但是安迷修说他做不到,他只能在镜中和这座房间来穿梭,那些东西都是从镜中带来的,但是那边的世界与雷狮这里不同,他也无法将雷狮带到镜中去,雷狮就只好打消这个念头。 不过好在有了安迷修的陪伴,不显得那么孤单,至少有人愿意陪自己说说话,他总觉得安迷修的感觉很熟悉仿佛在哪见过,不过很快有把这一想法抛开脑后,自己关在着很久了,以前每天送饭的侍卫也不是同一个人,那会有什么认识的人,或许是孤单了太久,终于有了个伴才会这样觉得吧,雷狮这样想。

时间过得很快,雷狮渐渐有了睡意,安迷修将他抱上床,帮他换好衣服,盖上被子准备离开时衣角被雷狮抓住了,“安迷修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吧,”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,坐在床头将雷狮抱在怀里,接过雷狮递来的书看到书名微微一惊:“原来是这个故事啊。”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?”雷狮闻到,“没有这个故事有些悲伤,我觉得作为睡前故事不是个很好的选择。”“没事,讲吧。”雷狮侧着头在安迷修肩窝处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靠着。

“那我开始讲了,从前有个国王,他骁勇善战,为他的王国带来了繁荣和广阔的疆土,但是战争也是残酷的,那些胜利是建立在无数的牺牲人上得来的,年事以高的老妇失去了自己的儿子,妇女们失去了自己的丈夫,年幼的孩子去了自己的父亲兄长,然而战事还在继续,国王永无止境的扩张着领土,因为他知道,只要还有一个敌人的存在就会威胁到自己的国家和子民,只有统一了整片大陆才可能有永恒和平与安宁。就在这个时候一场瘟疫爆发了,它来势之猛让人无法招架,国王下令让最好的药师研制治疗瘟疫的药,但是最后也没有研制出来,药师便倒下了。这时王国的巫师为国王出了一个主意,他交给国王一卷羊皮,说上边有着一个可以召唤恶魔的法阵,他可以用自己性命来发动这个法阵,而国王要只要与恶魔交易就有办法驱散瘟疫。国王答应了,法阵成功的发动了,绿眼的恶魔向国王说到‘人类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,但你必须用你的灵魂来交换,你死后你的灵魂将属于我’国王同意了,最后恶魔也向承诺的那样驱散了瘟疫,而人民非但没有感谢国王为他们所做的,反到将一切怪罪于国王,说是国王的血腥残酷招来了天神的震怒才会有瘟疫,说国王是恶魔,接着发动了起义,最后攻进了皇宫,将国王送上了火架上烧死。

在行邢时恶魔来到了国王面前,说到‘人类你后悔么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国民,而那些愚昧的人类只需要稍稍煽动就将一切的矛头和错误指向你’国王抬起狼狈的脸,紫色的眼眸中却是无比坚定,答道‘我从不为我所做的任何事感到后悔’。故事到这就结束了。”“为什么你说这是个悲伤的故事”雷狮问道,“因为最后国王死了,他为他的子民做了那么多最后却死在了自己的子民手上”安迷修答道,“但是最后他不曾后悔不是么……”说着说着雷狮的声音小了下去,渐渐的睡了过去。安迷修抚摸着雷狮的脸颊将雷狮放平在床上,最后在雷狮的额前印上一吻,轻轻的说道:“晚安,雷狮。”

白驹过隙,雷狮临近成年,他如往常一样,趴在窗口,望向窗外的星空。

“安迷修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?”

“外边的世界无奇不有,一时半会是说不尽的。”

“你见过么?”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我曾经见过。”

“曾经?”

“你要是这么好奇自己去看看不久有了。”

“可是你说过……”

“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今晚是雷狮成年的日子,安迷修为雷狮准备一顿不同于平常的丰盛晚餐,还有一瓶好酒,这是为了庆祝雷狮成年如今的雷狮早已褪去了少年时的青涩模样,眉眼中透露着成熟的气息。安迷修为雷狮系好领带后,满意的拍了拍雷狮的肩膀,走到一旁,打了个响指,小提琴浮起,接着琴弓搭上琴弦,演奏出悠扬的曲调,安迷修走到雷狮跟前微微鞠躬,向雷狮伸出手“请问在下有荣幸邀请雷狮殿下与我共舞一曲么?”“可是我不会女步,按理来说不该是你来么,身高上。”雷狮勾起嘴角,冲安迷修笑道。但安迷修并没有让步,而是拦着雷狮的腰,开始跳了起来“但是跳舞我更加擅长不是么,我来教你。”雷狮的腰说不上如女人般纤细,但一直手也足以握住,安迷修引导着跳完雷狮完成一支又一支曲子,跳的有些累了就停下,安迷修为雷狮端来一杯酒:“祝你成年快乐。”雷狮接过酒杯,轻碰酒杯:“成年快乐。”
安迷修和雷狮躺在床上,雷狮将酒杯举起,杯子折射出躺在身旁的安迷修的倒影,“安迷修,还记得那个国王的故事么,你还没有讲完,没有告诉我最后那个恶魔拿走了国王的灵魂没有。”

“这重要么,你不是说最后国王没有后悔吗,那么拿没拿走灵魂已经不重要了吧”

“安迷修你是那个恶魔么”

“是或不是重要吗”

“那换个问法那个国王是我对吧,那么恶魔先生你是在后悔吗?”

“或许是吧。”

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能在活着也不赖,安迷修你之前说过我很快就会看见外边的世界了吧”

“是的但不是现在,好了雷狮你该睡觉了,尽管你已经成年了,但是依旧需要好好休息”

安迷修起身刚想离开,突然一声清脆的响声使他回头,雷狮吻了上去,只是请轻轻的一吻,“最后一个问题,明天我还能再见到你么”看着雷狮的眼睛,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,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许久他开口道“会的,好梦。”还是那个微笑,就如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一样,不过多了份无奈。

雷狮渐渐睡去,他做了个梦里自己身在那和宫殿之中,在曾经的那个房间里,门外传来野兽的吼叫声,还有侍卫的叫喊声,然后安静了下来,突然一头凶猛的巨兽冲进了房间,它如一团黑雾一般,两张血红的眼散发着寒光,它开口道“因为你和你那无用的父亲最后害得我变成这副模样,我不会让你好过!”它的声音如猛兽的吼叫,又如老妇高声尖叫,还有啼哭声,雷狮无法动弹,看着那团黑雾向自己移过来,一双手轻轻的盖在他的眼睛上,熟悉的声音从耳边想起“别害怕很快就好。”

当睁开眼时眼前的景象又不一样了,母亲红着眼,眼下又一层青黑,样子不似以往的端庄有些疲惫,她掐着自己的脖子抵在镜子前,“不要!恶魔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,从他的身体里出来!恶魔!”雷狮发不出声音以为自己就会要死在这里,一双手从镜中伸出抓住了母亲的手,“别害怕,没有人能伤害到你。”接着母亲松开了手,自己摊坐在地上喘着气,而母亲被拖入了镜中,不见了踪影,当自己再次恢复过来时,画面再次跳转,来到了大殿,自己漂浮在空中,周围的人看不到自己,自己也无法发声,底下的大臣正在向父皇说着什么,飘近了,听见,哪位大臣说到“陛下,臣恳请陛下将王子殿下处刑,如今的殿下已经被恶魔附身,王后的失踪就是最好的证据啊。”周边的大臣都在复议,无自己的父皇样子以疲惫不堪,他眼中满是恐惧,他点了点头,再后来一切都如灰烬般向周围散去,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中间,大殿上满是发黑的尸体,安迷修回头看向雷狮,还是那个微笑“你该醒来了,雷狮。”

话音刚落,雷狮便从梦中惊醒,猛的睁开眼,阳光照耀着,雷狮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,自己适应后发现已经不在那做高塔上了,自己身处一片草地之上阳光明媚,远处传来钟声。

“安迷修你又骗了我啊。”

是宝宝安雷![摸鱼爽]

我想吃冰棍……

是狮狮鱼带崽,没错那个小呆毛是崽

是性转了,放飞自我的草图,大概是想kiss但胸抵着了[简单粗暴的解释]

翻相册发到张以前画的图【其实也没多久2月前】是张皇子狮

我我我……是第一次开车,没啥内容,顺便提一下孕狮好吃啊!

和群里的小伙伴脑的坐摇摇船的狮狮!

我竟然画完了一个素描本!以前从来没画完过一个完整的,可喜可贺,翻了一下其实好像也没画啥正经的东东都是🐠【啪,好意思哦!】
P1是🐠,大概是舞女安雷
p2,3是一个月前画的🐠,画风有变化【其实也没变啥】P3其实是性转瑞~